近日

一地叫停槟榔户外广告登上热搜

不少网友表示出对槟榔广告的反感

另一方面

槟榔作为一些地方的传统零食

很多人对它欲罢不能

槟榔到底是一种什么食品枸杞槟榔?

危害有哪些枸杞槟榔?

吃槟榔头晕是怎么回事枸杞槟榔?

强刺激性食物都有危害吗枸杞槟榔?

被列为1类致癌物

吃过的人都知道

槟榔的味道非常有刺激性

嗓子像被卡住一样

如鲠在喉枸杞槟榔,且非常“上头”

2003年8月

国际癌症研究中心认定

槟榔为1类致癌物

这种零食被列为1类致癌物-枸杞槟榔  第1张

2017年

国家食药监总局转载发布致癌物清单

槟榔果也被列为1类致癌物

这种零食被列为1类致癌物-枸杞槟榔  第2张

专家介绍

在咀嚼槟榔的过程中

会对口腔黏膜造成微小的损伤

如果长期大量地咀嚼槟榔

会引起慢性炎症

增加口腔癌的风险

其次

槟榔里有槟榔碱等致癌性物质

不但会影响口腔健康

还会损伤食道、胃

常吃槟榔的人

患食道癌、胃癌的几率也会增高

医学专家表示

口腔癌康复效果差

患者5年生存率为50%

即使治疗成功

也会带来面部外形及功能损伤

为何槟榔使人欲罢不能枸杞槟榔?

槟榔跟烟草类似

槟榔碱会使人产生一定的成瘾性

它可以刺激人体枸杞槟榔,使人兴奋

产生类似饮酒的感觉

很多槟榔加工时会添加

细辛、麻黄、薄荷、甘草以及生石灰等

这些成分对人体的神经刺激也会更大

更容易让人上瘾

“养生槟榔”也改变不了致癌本质

槟榔会危害身体健康

但又像烟草一样难以戒掉

且在特定地区有一定的需求量

一些商家推出了“养生槟榔”

在槟榔制品中加入了

枸杞、桂花油、木糖醇等

但是

“养生槟榔”并不会减少槟榔的危害

只是对槟榔的味道、色泽等进行了调整

无法去除槟榔中有害的槟榔碱、槟榔次碱

打着“养生”旗号的槟榔

更让人毫无戒备之心

甚至误导了很多人为了追求健康去吃槟榔

口腔发生这些变化枸杞槟榔,要警惕!

专家建议

有咀嚼槟榔习惯的人群要注意

自己口腔黏膜变白或灰白色

生活中

常感觉口干

味觉减退、唇舌麻木

食用辛辣食物时

感觉口腔黏膜烧灼痛

且感觉口腔黏膜僵硬

张口困难、吞咽困难

那么就要警惕了

可能已经患上了

口腔黏膜下纤维化

如果口腔中发现

超过一月以上未愈合的口腔溃疡

那么就要警惕有可能是口腔癌了

尽管早被确定为1类致癌物

但槟榔的发展势头一直良好

槟榔厂家冠名晚会节目

槟榔品牌邀请明星代言

不得不说

铺天盖地的槟榔广告

也是诱导大众食用槟榔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此

有专家建议

应该将槟榔像烟草一样管理

限制购买人群

不能做广告

很多让人上瘾的物品

往往都有强刺激性

比如烟、酒等

它们对人体的危害都不容小觑

经常听到一句话

“槟榔加烟枸杞槟榔,法力无边

槟榔泡酒枸杞槟榔,越嚼越有”

但嚼槟榔加上烟酒这种组合

不仅会增加成瘾性

而且会极大增加患口腔癌的概率

来源: 湖北发布

枸杞槟榔-生产iPhone 12的00后:随时准备提桶跑路

这种零食被列为1类致癌物-枸杞槟榔  第3张

他们自嘲为“提桶者”,人生就装在一个桶里,为了便于迁徙,桶里有维持生活最低限度的衣物和用品,工资到手,或是一旦觉得太累太苦,可能就会提桶跑路枸杞槟榔。从一个厂区提桶跑路,迁徙到另一个厂区,又或者,旺季而来,淡季而去。他们的目的,是挣到足够的钱,以后再也不用来这个地方,但对其中绝大部分人来说,每年9月的旺季一到,他们还是会重新回来。

文 | 临安

编辑 | 金匝

运营 | 小小

富士康从不缺少劳动力枸杞槟榔。

铁打的富士康,流水的年轻人枸杞槟榔。对富士康来说,如果24块钱一小时招不到人,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价钱提高到25块。刚刚过去的9月,赶上iPhone 12发布前的旺季,在郑州富士康的园区,这个价钱变成每小时31块,打工者蜂拥而至,最多的时候,每天的招工人数都超过千人。

劳动者的年龄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最早一批00后,已经踏进流水线枸杞槟榔。这是个庞大的群体,《2019年全国教育统计公报》显示,全国高等教育在学总人数为4002万人,而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仅为51.6%。这意味着,近2000万人高中毕业就走上社会,这还不包括那些只读了初中的人。

00后的命运,就此延伸为两种轨迹,一种成为大学生,开始校园生活,另一部分则成为打工者,加入到候鸟般的打工人潮枸杞槟榔。

与80后、90后相比,00后在流水线上承担着相同的强度和压力,不同的是,在物欲的诱惑和阶层的壁垒面前,他们不愿意长久地留在流水线枸杞槟榔。他们自嘲为“提桶者”,人生就装在一个桶里,为了便于迁徙,桶里有维持生活最低限度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工资到手,或是一旦觉得太累太苦,可能就会提桶跑路。

从一个厂区提桶跑路,迁徙到另一个厂区,又或者,旺季而来,淡季而去枸杞槟榔。他们的目的,是挣到足够的钱,以后再也不用来这个地方。但对其中绝大部分人来说,每年9月的旺季一到,他们还是会重新回来。

这种零食被列为1类致癌物-枸杞槟榔  第4张

▲ 每一年的特定时期,富士康厂区会开始大量招聘普工,为新一代Iphone大规模生产做准备枸杞槟榔。求职者排队准备进入招募中心应聘。图 / 视觉中国

迁徙

才认识不到两天,“黄牙”就要走了枸杞槟榔。

在郑州富士康的员工宿舍,姓谁名谁,是最不重要的,因为对方随时有可能“跑路”,为此,周明习惯了不问姓名,只叫外号枸杞槟榔。

“黄牙”19岁,比周明小一岁,瘦,一米七的个头,不满100斤枸杞槟榔。他跟周明炫耀,说自己初中毕业就去混社会,抽烟发黄的牙齿就是证明,这次来富士康,只是“挣点泡妞钱”。

在富士康上完第一个夜班后,黄牙崩溃了,“太TM累了”枸杞槟榔。黄牙被分配的工作,是给iPhone 12打螺丝。这是来富士康的必修课,比半个米粒还小的螺丝,拿几斤重的螺丝枪去吸,稍不注意,就吸歪了。这样的螺丝,一晚上平均要打1300个,也就是反复抬手一千多次,几乎十多秒要重复一次相同的动作。

如果把富士康的厂区比作一个桶,那么夜班时刻是这个桶最密不透风的时候枸杞槟榔。凌晨3点,睡意正浓,但流水线一开,成百上千的零件涌来,管理者在催促,不容许有停顿,否则会被积压的零件淹没,影响到其他人。

原本,周明觉得熬夜不是什么难事,他年轻,精力足,17岁上职高的时候,因为沉迷于一款枪战游戏,跟几个哥们儿在网吧熬过7个通宵枸杞槟榔。到富士康后,为了每小时赚更多的钱,他选择到金属加工厂区,做的是给iPhone 12手机外壳抛光、研磨的工作。在噪音、机油味里,他一个人要负责十多台抛光机,并且得一直来回走动操作,这样的工作要持续一整夜。如果能带手机进厂房,他很想在手机计步器上看看自己一晚上要走多少步。“至少5万。”他觉得。第一个夜班下来,光脚站在地上都痛。

周明管这个叫做富士康的“第一夜”枸杞槟榔。来富士康的00后,如果运气不好,一进厂就会被分到上夜班,运气好点,可能在一个月后轮替到。总之,在富士康的旺季,流水线是20个小时不停歇地运转,每个来这里的人都必须经历夜班的考验。

这种零食被列为1类致癌物-枸杞槟榔  第5张

▲ 富士康流水线枸杞槟榔。图 / 视觉中国

“如果能熬过第一个星期,基本就能留下来,但这样的人超不过一半枸杞槟榔。”第一次夜班过后,周明发现有10个工友消失了,都是00后,都通过中介进入富士康,都试图在iPhone 12发布前赚一笔,最后的结局,也都是把一床狼藉留给下一个人。

在富士康,每一张床铺都不知道换过几任主人枸杞槟榔。周明亲眼见过一个00后“大神”,背着一个书包就来了,被褥和枕头也没有,晚上就枕着书包睡,把生活压缩到极致,也把自由发挥到极致,第二天上班吃午饭时就跑路了。还有的,是各种网贷还不上,过来躲债的,没两天也跑了,“那小哥跟我说,打工比逃债还累。”

黄牙是其中一个,他无法忍受,打算提桶跑路枸杞槟榔。在富士康,自愿离职意味着之前的工资也不作数了。相比之下,宿舍里另外两个三十多岁的大叔要更有耐力些,一个是“宽脸叔”,一个是“皱眉叔”,他们已经来了一个月,黄牙走的时候,两人见怪不怪,躺在床上看手机,头也没抬一下。

黄牙说,他又联系上另一家中介,在上海,说是能提供32块钱一小时的工作,并且不用上夜班,他觉得比待在富士康强多了枸杞槟榔。

富士康的加班旺季,周明和黄牙这样的短期工,每个月平均可以拿到5000元-6000元,做的都是最基础的普工,“是个活人就能做”枸杞槟榔。工资支付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全勤工作75天,拿到11000元返费,称之为“派遣工”;另一种是当小时工,每个小时拿到多少钱,全凭入职时的行情。某种程度上,来富士康做小时工和炒股一样,工钱一天一变,得每天关注,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赚最多的钱。

河北保定的王顺发是这方面的专家枸杞槟榔。虽然他刚刚20岁,但初中毕业就混迹于珠三角各个电子厂,已经是提桶人里面的高手了。今年9月的时候,他本来在廊坊富士康,拿24块的时薪,当得知郑州富士康已经涨到29块钱的时候,他立马从廊坊提桶,迁徙到这里。结果一天之后,廊坊富士康从29块涨到了30块,他又立刻在郑州富士康辞职,然后托中介重新在廊坊入职。

他只愿意选择当小时工,因为一个月后拿到工资就能走人枸杞槟榔。为了赚返费,派遣工要干够两个半月,太难熬了。至于正式工,“傻子才当正式工,淡季没班加,一个月才1900元的基本工资”。

还有一部分周明的同龄人,旺季来富士康,淡季到珠三角的外贸服装厂,两边的收入都不理想时,就去北上广送外卖和快递枸杞槟榔。对他们而言,“计划”这个词听起来太远了,他们更关注下个月、下个星期、下一天要去哪里。

这种零食被列为1类致癌物-枸杞槟榔  第6张

▲ 富士康员工每天坐着穿梭巴士上下班,往来于固定的车间和宿舍,却不清楚未来的方向枸杞槟榔。图 / 视觉中国

像个机器人

黄牙邀请周明跟他一起走,周明拒绝了枸杞槟榔。他是河北保定下面农村的,中专毕业,疫情之后一直待在家里。今年家里种梨子亏了钱,有一回,他看到父母在屋里说起这事时掉了眼泪。他想挣够1万块钱再离开,5000块给父母弥补种梨子的亏损,3000块给自己买台新手机,剩下2000块留着做去别处打工的生活费。

说来也讽刺,当初周明觉得家是最不自由的地方,因为整天母亲都逼他上学,而父亲则是一看他有空,就喊他去梨树的地里帮忙枸杞槟榔。种梨亏了,压力也传递到他的身上,让他精神上也不自由了。为了过自由的生活,他离开家,但没想到,又来到一个更不自由的地方。这种不自由是全方位的,即使是暂时离开流水线,也逃不开桶的包围。

周明的账本记录了他在富士康的花销:9月19日,早上,麻将烧饼2元,豆浆1元;中午,烩面,6元,香肠1元;晚上,酱鸡腿一个,8元枸杞槟榔。

9月20日,同上枸杞槟榔。

每个月,他平均每天花费20元左右在吃饭上,住宿费统一150元,水电费50元,一共支出800元枸杞槟榔。

吃,在这里被简化到极致枸杞槟榔。富士康的食堂,十多家档口一字排开,绝大部分卖的都是各地的面条和饼。饼是按斤卖的,无论是什么口味,都是6块一斤。至于烩面、刀削面、热干面、炸酱面……都约好了似的,也是6块钱一碗,加香肠1元,加鸡蛋1元。胡辣汤、鸡蛋汤、紫菜汤等各种汤,无论哪家都不会超过2块。周明认识的一个00后小厂妹,每天都在同一家店吃一个饼,外加一份青椒炒肉和豆腐,一共8块钱,曾经连续吃了10天。

这种零食被列为1类致癌物-枸杞槟榔  第7张

▲ 郑州富士康厂区职工餐厅枸杞槟榔。图 / 临安

在食堂之外,也基本找不到一份单价超过10块钱的饭店,以至于沙县小吃成了厂区里最贵、顾客也最少的餐厅,因为这里的鸡腿饭要16块枸杞槟榔。

在每天可供休息的一个小时里,最火爆的地方不是食堂,而是食堂外面的抽烟区枸杞槟榔。小卖部里卖得最好的商品,除了几十种口味不同的辣条,就是烟和槟榔了。一包烟11元,一袋枸杞槟榔15元,是一些00后一天里最大的开销。一口烟,就一口槟榔,再打开手机看一会视频、打一把游戏,就是他们最惬意的时刻了。奶茶店也是00后聚集的地方,蜜雪冰城、冰冰靓茶,最便宜的奶茶只要5元一杯。

在河南,富士康就是一座“小城”枸杞槟榔。有人曾做过统计,三个厂区加在一起,有25万人,是一个小县城的人口数量。但在这个小城,除了廉价餐馆和小卖部,业态的多样性消失了。即便是离开富士康的厂区向外走,两个红绿灯外,才能看到一家跟吃无关的店铺,是理发店。各种和生活方式有关的店,服装店、电影院、书店……这些都没有。

即便是休息日可以走得更远些,富士康的00后们也感受不到和这座城市的连接枸杞槟榔。郑州对周明来说,只有高铁站、富士康厂区和宿舍三个地方。旺季的时候,可以上13天班,休息1天,唯一的一天,他基本也是用来睡觉,对这座城市,他是茫然的。

他更喜欢上网打发时间,买东西用淘宝,不用拼多多,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拼团砍价”,比起腾讯视频、爱奇艺,他更喜欢西瓜视频,因为免费电影多,在这里,可以看一些不需要费脑筋、就算跳着看也不会影响剧情的“爽片”枸杞槟榔。

同样,这些App里弹出的诸如修仙成圣、山海经异兽之类的快餐网游,00后也愿意尝试枸杞槟榔。来自湖北的张喆,遇到类似的游戏都会充上6块钱,专找里面那种没充钱的玩家欺负,等到欺负不过了,就换个游戏。“每个游戏也玩不了多久。”有时候玩着玩着,流水线重新开线的时间就要到了,他就直接把游戏删了。

城市规划师简·雅各布斯曾说,文明的价值就在于让生活方式更加复杂枸杞槟榔。“人们的衣食住行需要的不仅是努力工作,还要用头脑思考,而不只是简简单单、互不关联的行为。因为更复杂、更深入的思考意味着更充实、更丰富的生活,意味着旺盛的生命。”

周明无法体会到更丰富的生活,他和周围的00后都有一种相同的感受,“像个机器人”枸杞槟榔。事实上,富士康已经试图在用机器人手臂替代人工,也提出过“百万机器人计划”。2017年,富士康工厂布局4万台机器人,一次性让上海昆山工厂的员工减少6万人。机器人不用吃饭,不会抱怨夜班,最关键的是,也不需要有自己的生活。

这种零食被列为1类致癌物-枸杞槟榔  第8张

▲ 厂区禁烟,工人聚集在吸烟区枸杞槟榔。图 / 临安

太孤独了

在富士康待了13天后,第一个休息日,周明去散步,才发现宿舍边有一条河,三三两两的中年人在河边钓鱼枸杞槟榔。此前他一直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钓鱼,但那天,他坐在一个大叔身后,什么也没干,看对方钓了一下午的鱼。

周明找不到可以聊天的人,在富士康,人与人的距离既非常近,又非常远枸杞槟榔。尽管这里永远不缺人,但一个宿舍里,能一起住超过1个月的,就算是相处时间非常长的舍友了。由于夜班和晚班轮换,就算住一个宿舍,也很难有交流。更何况,00后是厂区的新群体,和三十多岁的工友很难有共同语言。

压榨和反抗每一天都在发生枸杞槟榔。对于最底层的普工来说,他们的顶头上司是流水线线长,线长能够决定他们能否在周末加班,也能决定一条流水线上的工作分配。运气好,线长会允许工人聊天解闷;运气不好,遇到脾气差的线长,整条流水线上只听得到传送带马达的声音。

看似微不足道的权力,同样能被使用枸杞槟榔。来自江西的00后女工陈茉莉,有一次打歪了一颗螺丝,正好被线长看到,骂了她。这是她打歪的唯一一颗螺丝,她觉得委屈,回了嘴,从此,坏日子就开始了。

她逐渐发现,周末加班没有她的份了,每天上完8小时班,线长就让她下班回去休息枸杞槟榔。在富士康,赚钱的渠道只有多加班,如果不加班,只能拿到1900块钱底薪。流水线上一个阿姨给她出主意,说可以塞点红包给线长,然后道个歉。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她会无比想家枸杞槟榔。她想起来,父亲虽然会经常抱怨她,但也是一直想要她继续读书,她记起来父亲常说的一句话,“有学历了,社会上才能少受些气。”

在富士康,学历确实能决定一个人的起点枸杞槟榔。对于高中学历以下的人来说,从普工干起,干5年有可能升到线长,普工是员级,线长是最低的师1级。而一名大专毕业生,一进富士康就可以是师1级,如果是本科,将是师2级。

陈茉莉最终请线长吃了顿烧鸡,还学会了赔笑给线长倒啤酒,一共花了36块枸杞槟榔。第二天,线长告诉她,今天可以加班了。但她内心已经想好,等拿到这个月的钱,就辞职,去摆地摊,自己创业。

周明之前认识的另一位00后男生,抱着想找个厂妹谈恋爱的目的进了富士康,结果分到的流水线上没有年轻的女生,他去QQ上碰运气,遇到一个主播,那是个小平台的小主播,平均在线人数只有三十多人枸杞槟榔。自从认识了这个主播,男生有时候也不加班了,就为了去直播间跟她聊天。

周明觉得可以理解,因为“在厂区太孤独了”枸杞槟榔。在那个直播平台上,礼物充值12块钱能买9个棒棒糖,男生每天送9个棒棒糖,已经坚持送了半个月,但两人的关系也仅局限在虚拟的线上。后来男生提桶走人,直到走的时候,都没有和主播见上面。

这种零食被列为1类致癌物-枸杞槟榔  第9张

周明幸运一些,他分到的车间,流水线上有个眼睛漂亮的姑娘,跟他年纪相仿枸杞槟榔。他观察到这个女生很文静,干活很细致,“一看就是读过书的”,渐渐生出一种爱慕之心,给她起外号叫“静静”。他刚刚从一段失败的感情中走出来,前女朋友几天前还发微信给他,说被人骗了,欠了一万多块钱花呗,想让他帮忙还。“她把我当成提款机了,可我也没有钱。”

在过去的这个9月,周明一共上工220个小时,时薪是30块枸杞槟榔。10月15号,他拿到了第一笔工资——5700块,剩下的钱,中介为了防止提桶跑路,要干满3个月后才能付给他。除去800元的生活支出,他有了4900元的存款。

吃饭的时候,周明终于鼓足勇气上前和“静静”搭讪了,问的第一句是,“你是找的哪个中介进来的枸杞槟榔。”结果对方告诉他,她还在上大学,来这里只是筹学费,马上发了工资就要走了,周明当时就脸红了。

在这个秋天枸杞槟榔,这是周明第一次因为没上大学而感到自卑,一个念头冒出来,“如果我认真念书,现在的人生会不会不一样?”

没有答案,也容不得他多想,因为这顿饭后,流水线又要开工了枸杞槟榔。

(应受访者要求枸杞槟榔,文中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枸杞槟榔。

想看更多枸杞槟榔,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号(ID:meirirenwu)

赞(0